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4万股东亏大了!宝利国际实控人因行贿被判刑曾遭侄女公开举报

发布日期:2021-11-25 10:17   来源:未知   阅读:

  11月18日晚,宝利国际(300135.SZ)披露,收到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刑事判决书》,据此,被告单位宝利国际及其实际控制人之一周德洪均犯单位行贿罪,分别被判处罚金250万元、50万元,其中周德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界面新闻获悉,2021年2月4日,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检察院起诉周德洪单位行贿罪,涉案金额150万元。

  宝利国际强调,周德洪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不过,公开资料显示,周德洪和其妻子是宝利国际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二人分别持有公司股份2.82亿股、4356.7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65%、4.73%。

  对于上述判决,宝利国际称,公司及周德洪将在上诉期限内提起上诉,最终判决结果尚存在不确定性,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

  就上述事宜,界面新闻记者致电宝利国际证券部。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士表示,上诉进展具体请以公司公告为准。“公司目前业务及经营一切正常。”

  回顾起来,宝利国际的噩梦从2015年开始。这一年,对于宝利国际来说,不只是“跨国年”还是“转型年”。

  该家族企业自2010年上市以来专注于高等级公路沥青新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5年,宝利国际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宝利控股(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简称“新加坡宝利”)设立俄罗斯分公司;随后于当年2月开始先后宣布,与俄罗斯联邦远东发展部、俄罗斯联邦公路署、白俄罗斯国家石化公司及纳夫坦炼油公司等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

  同年,自称“为了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该公司成立了江苏宝利航空装备投资有限公司,并跨界进入通用航空产业。随后于当年10月披露定增计划,拟募资不超过30.5亿元,主要投资于航空装备产业投资项目、直升机融资租赁项目。同年10月,该公司还宣布,与俄罗斯发动机试验设计局有限责任公司有意在俄罗斯及中国境内就共同合作研发、生产、销售、维修DV系列活塞式航空发动机及其他飞行器进行合资合作。

  种种转型及跨境动作下,2015年6月29日,该公司宣布,将公司中文名称由“江苏宝利沥青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江苏宝利国际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各项利好消息下,宝利国际在2015年5月28日攀升至16.82元/股高位,较当年年初股价涨超263%。

  然而,高潮过后,故事急转直下。2015年11月25日,证监会对宝利国际下发立案调查通知书,原因是“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

  10天后(2015年12月5日),宝利国际发布自查更正公告称,于2015年3月5日发布的《关于宝利控股(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与俄罗斯联邦公路署签署合作备忘录的公告》部分内容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公司原称,“宝利准备参加现有签订的合作意向书中所涉及的招投标,宝利将融资20亿美元参与俄罗斯联邦的基础道路建设工程。”但实际情况是“鉴于联邦公路署的特许招标,宝利控股(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准备在相关协议完结时,为联邦公路署计划实现的20亿美元项目提供帮助。”对此巨大差异,宝利国际的解释却是,“由于当时考虑到信息披露的及时性,翻译工作进行的比较匆忙所导致”。

  然而,实际情况不止于此。根据证监会于2016年12月29日最终给出的调查结果显示,宝利国际未如实披露宝利俄罗斯国际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设立信息的变更情况、未如实披露与俄罗斯联邦远东发展部合作进展等已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未如实披露与俄罗斯联邦公路署合作进展等已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与《自查更正公告》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情况、未如实披露与白俄罗斯国家石化公司及纳夫坦炼油公司合作进展等已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未如实披露与中航飞机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进展等已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

  其一,俄罗斯宝利的注册资本严重“缩水”。根据2015年1月底披露,该公司拟通过全资子公司新加坡宝利在俄罗斯投资俄罗斯宝利,设立注册资本2000万美元;但同年7月2日,俄罗斯宝利完成商务部门备案手续,登记表记载的注册资本为5000万卢布(按当期外汇牌价折合约100万美元);7月4日,时任财务部经理费祝海在宝利国际总经理办公会上通报,俄罗斯宝利的注册资本为100万美元。

  其二,与俄罗斯联邦远东发展部已终止。根据2015年2月新加坡宝利与远东发展部签署《合作备忘录》,新加坡宝利于2015年起拟投资20亿美元,参与远东经济特区、俄罗斯中部区域及东北区域内的项目工程建设。但随后因俄罗斯宝利的基建投资业务毫无进展等原因,周德洪决定终止俄罗斯宝利的基建投资业务板块,并裁撤相关人员,该份《合作备忘录》已不具备继续履行的基础。

  其三、根据2015年3月5日公告,新加坡宝利与俄罗斯公路署签署《合作备忘录》,内容包括新加坡宝利直接参与在俄罗斯联邦中央、西北和远东联邦区PPP道路设施投资工程;准备参加现有签订的合作意向书中所涉及的招投标,并将融资20亿美元参与俄罗斯联邦的基础道路建设工程。但因西方对俄罗斯经济制裁的影响加剧,原本定于2015年6、7月份的莫斯科绕城高速公路的招标工作被迫推迟;2015年8月,周德洪与公路署署长沟通莫斯科绕城高速公路终止合作的事宜,《合作备忘录》就此解除,解除事项未进行过邮件或其他书面的确认。但宝利国际并未及时披露上述信息。

  即便在2015年12月的《自查更正公告》也未透露上述信息。更夸张的是,根据中央编译翻译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的俄罗斯宝利与公路署签订的《合作备忘录》的中文译本,第4条译文为“向联邦公路署计划实施的项目投资达20亿美元”,与2015年3月5日的公告第3条内容一致。《合作备忘录》原文并不包括《自查更正公告》所称的“为联邦公路署计划实现的20亿美元项目提供帮助”的条款和含义。《自查更正公告》中的这部分内容是对原公告基础文件做出的歪曲解释,宝利国际继续隐瞒与公路署签订的《合作备忘录》进展等已发生重大变化的事实,存在误导性陈述。

  其四,根据2015年5月公告,宝利国际与白俄罗斯国家石化公司及其下属纳夫坦炼油公司签订了《意向备忘录》,内容包括合作各方有意向成立生产改性沥青及沥青衍生品的合资企业,设计产能为年产80万吨以上,产品将用于白俄罗斯并出口到俄罗斯、乌克兰等国;确定合资公司的架构以及股权分配方案等。但到2015年10月,因筹建合资企业的工作没有进展,周德洪决定终止白俄罗斯的业务,宝利国际已没有业务人员留在当地,《意向备忘录》中所约定的建立合资公司等都已无法开展下去,双方未以书面形式解除《意向备忘录》。宝利国际也始终未披露相关信息。

  其五,2015年8月19日,宝利国际公告与中航飞机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内容包括宝利国际有意在俄罗斯建立航空产业基地,推动新舟飞机(60、600、700)在俄罗斯及独联体的发展,宝利国际有意投资新舟700项目等。然而,当年10月16日,宝利国际收到中航飞机西安民机有限责任公司的《告知函》,确认新舟60型客机的设计不符合俄联邦适航标准等,新舟700型客机短期不具备量产能力等,上述合作已没有能够履行的条款。但宝利国际未将《合作框架协议》进展等已发生重大变化的事实如实披露。

  针对上述情况,除了对宝利国际、周德洪等相关人员进行公开谴责等处罚并罚款外,证监会还对周德洪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2021年1月4日,宝利国际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周德洪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检查机关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这时,宝利国际才公告,周德洪“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其子周文彬接任。

  2021年10月28日,宝利国际宣布,公司将注销全资子公司宝利俄罗斯投资有限公司。

  另据了解,2016年1月,宝利国际及全资子公司江苏宝利航空装备投资,被北京宜通金茂航空投资、中俄直升机技术起诉。其中,原告要求宝利国际方面立即停止侵害,包括披露、允许他人使用和适用原告商业秘密的行为,并在官网就侵权行为公开赔礼道歉。

  界面新闻还通过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截至2021年11月19日,宝利国际涉及争取虚假陈述责任纠纷的事宜超过200件,涉及670多条该类开庭文件,原告均以这家上市公司前述违法违规信息披露事宜进行起诉。但回顾宝利国际此前公告,其并未披露上述事宜。

  对此,宝利国际证券部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该类诉讼额度均未达到信息披露的条件,公司并未进行具体披露。

  信息披露混乱背后,是宝利国际混乱的公司治理。中国裁判文书网还显示,宝利国际前副总经理邹爱国也于2017年3月29日因涉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4日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逮捕。据了解,邹爱国于2003年进入宝利国际工作,2006年开始先后担任宝利公司营销部经理、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负责沥青的销售工作。2020年6月2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邹爱国的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邹爱国在担任宝利国际副总经理期间,从事沥青销售工作时收取贿赂319余万元;职务侵占了宝利公司的财产约21.79万元。

  界面新闻了解到,邹爱国是宝利国际实控人周德洪侄女婿。2018年5月,周德洪遭到其侄女、也就是邹爱国妻子周士芳公开举报。周士芳指出,上市公司70%的沥青销售任务都是邹爱国个人直接或间接完成的,但因“功高震主”,周德洪认为邹爱国能开辟大量客户资源是种威胁,对他嫉妒和不满,从而痛下杀手。周士芳还称,丈夫邹爱国被抓后,在周德洪等人的授意下,被反复威逼利诱,写下“检讨书”和“忏悔书”,被迫承诺交给公司3000万元,且在一天内就被搜刮了1670万元。

  上述公开信中,周士芳还举报称,周德洪“在重大事项的披露上,仍然不按照证监会的有关规定进行披露”,以及“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材料,周德洪在宝利公司的经营活动中涉及其他多项违法犯罪事实。”

  不止于此,宝利国际原融资总监兼资金管理部经理陶蔚枫也于2015年7月开始被审查及随后逮捕。诉讼文件显示,陶蔚枫作为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巨大,其行为确已构成挪用资金罪。

  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该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2683.06万元、2724.11万元、3751.77万元、4147.76万元、3950.26万元、394.88万元。2021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在营收同比增15.51%至16.1亿元的情况下,其归母净利润盈转亏至亏损942万元,其中第三季度及亏损1116.84万元。

  对于宝利国际的股东而言,这笔投资线月底后,该公司股价直接下滑,从此前16.82元/股高位跌至2021年11月19日的2.69元/股,跌幅约84%。而截至2015年12月31日,该公司股东户数是73030户,到2021年9月30日仍有45010户。

Power by DedeCms